2018-06-04

万里长城—中国城——人类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

【长城起点与终点的伟大“新发现”:从山海关到山海关】

长城在1987年被世界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长城,是世界上修建时间最长、工程最大的古代军事防御工程,它雄伟的城墙,在中国版图上绵延了7000多公里。

 

在书本上,常识里,长城的跨度是由秦皇岛山海关向西延伸至甘肃嘉峪关,绵延几千公里,筑就了享誉世界的长城现象。长城的修筑始于秦,随后历朝历代都进行着修缮与延长。金朝开始大规模修筑,明朝时更经历20多次大规模的修建,基本形成了当下长城的形态,至清康熙年间下令“永不筑长城”后,长城的修筑才真正停了下来。

关于万里长城的起点与终点的讨论在学术界、历史考古界一直都存在着各样的声音与论断,而可以肯定的是:长城的起点与终点不止于山海关到嘉峪关。

长城又称“万里长城”,是中国古代在不同时期为抵御塞北游牧部落联盟侵袭而修筑的规模浩大的军事工程的统称。长城最基本的属性就是作为一种人为屏障而出现,而长城起点与终点的论述即为屏障所覆盖的跨度,而我更愿意从长城肩负的历史使命和带给中华民族的价值出发去寻找长城的起点与终点。

长城起点与终点的新发现:从山海关到山海关!

 


跨越长城之巅的【中国城】

从山海关到山海关,是自然与文化的整合定义

长城是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军事工程;但我们现在所看的到长城,当代人所丈量的万里长城只是这个伟大城防体系的一小部分;还有被历史尘埃掩埋或被现代人所忽视的更大一部分气势磅礴的工程没有被发现!

当我们打开中国地图,鸟瞰神州大地时,我们会惊奇地发现长城及其附属工程的清晰轮廓。从东线山海关到西线嘉峪关构成了神州大地人为防御的屏障——长城;自祁连、昆仑一线向西南链接青藏高原形成西面最难以逾越的自然屏障——青藏高原;而在南面为中华民族提供保护的则是云贵高原一线;而最广阔的东面则是由漫长的海岸线所构筑成的天然防线。

青藏高原、云贵高原、海岸线,长城构筑出了中华大地最严丝合缝的防御屏障,前三者鬼斧神工,后一者巧夺天工,四片防御屏障共同构成了中华民族赖以生存与发展的360°环状城防体系。

 


《史记》卷六九记苏秦游说秦惠文王曰:“秦,四塞之国,被山带渭,东有关河,西有汉中,南有巴蜀,北有代马,此天府也。”秦朝的四塞之国的属性从秦始皇开始筑长城开始,就为整个中华大地刻下了后日的城防基因,整个中国也是标准的“四塞之国”,四周都拥有环状360度的宏大城防工事。秦始皇“筑长城,界中国”后,从此中国便在万里长城的庇护之下生活着、发展着、演变着。万里长城只是一座超级防御体了的一面之墙,其他三面是地造天设的山墙——青藏高原和海池——东南沿海,比长城还要难以逾越。

品牌策划公司龙狮认为而这一伟大的城防体系所构筑的正是中国的过往与未来,是人类历史上无与伦比的【中国城】。长城作为中国城的一个边界,不仅是一处文化遗产,更是以中国城为核心的、与青藏高原、海洋一样的自然遗产,是文化与自然完美融合的产物。

【中国城的非凡意义】

前人智慧与后人传承的思维融合



中国城所构筑的城防体系是中华民族得以生存与发展的关键之一,北面长城在秦时的构思与构筑定下了中国城最初的轮廓,并随着时光推移,一代代人薪火相传中将长城修建成如今的模样,防御着来自北方游牧民族的侵扰,让中国城更加坚固。而西部青藏高原更是令中国城高枕无忧。它阻断了来自西部南部的另一个文明古国印度的任何可能的威胁。


潜移默化中的文化布道者

直至近代之前,中国的东南部和西部鲜有危及国家疆城整体安全的外力入侵。客观上,海洋成为中国东南部天然的护城池,海洋的波涛成功地阻止了可能侵犯的敌人,海风却将中国大陆的文明和使者送至周边列岛列国。向东南,朝鲜半岛、日本岛、台湾岛及琉球群岛、马来群岛及印度支那半岛,连成一个巨大的海上孤线,无不受到中国儒释道的影响,并大多被纳入中国文化圈中。

而生活在西北的吐蕃,由于高寒等恶劣自然条件的制约,人口增长和经济及军事力量的发展都非常有限,难得有挥师东进的企图,相反在中国文明的影响下,最终以自治的形式融入中国的统一疆城。


一种生而拥有的内在凝聚力

随着潜移默化的文化漂移,中国城所孕育的中华文化在向周边传递思想的同时,也为中国城内的中华民族与周边民族搭起一座沟通的桥梁。在中华民族遭遇危机的时刻,中国城都表现出超强的稳定性与凝聚力,以长城为直接载体的中华灵魂会在此刻觉醒并反击,展现出一种生而拥有的内在能量,保卫中国城的完整。

中国城在近代了出现全面的危机,每当危机出现时“中国城”的解决办法常之点争取丢卒保车的方法,将外围的部分疆域舍弃。如甲午战争后向日本割让台湾等领土。

当【中国城】出现危机时,整个城出现解体的倾向,开始在外围出现分离的趋势。

台湾的割让、外蒙的独立,特别是外国势力的入侵,会带给【中国城】巨大的冲击,乃至解体的危机。




中国城的超级稳定性

【中国城】虽然经历了几乎分崩离析的历史时刻,但最终都挺了过来,这源于中国城的超级稳定性。【中国城】的超级稳定性在于,任何外力一旦入主中国,不管他多么强大,最终会被他所统治的中国所同化、所融合,乃至消灭。曾经不可一世的蒙古国,入主中国后的结果是被同化于中华民族(除外蒙在俄国势力的介入下独立外);最后一个入主中国的满清,最后也是被中华民族所同化,在清王朝1911年覆灭后的100年后,能够说满语的人全世界已经不超过10个人。


【万里长城——中国城 自然与文化双重遗产】




中国城——自然与文化的双重铸就

【中国城】是一个以举世工程长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及漫长海岸线为城防边界的世界奇迹,长城是中国城传承的基石,海洋是中国城天然的城池;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则是中国城天然的靠山。在中国城内还孕育着故宫、大运河、黄山、泰山等众多的自然与文化遗产,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的整合与扩容。神州大地上的自然都流淌着中国城最初的灵魂基因,是中国城自然层面的多重表现。

在文化思想层面,中国城是自华夏起始的自然与文化的完美融合,铸就了中华民族从思想到实践的所有一切,对自然的敬畏、崇拜与歌颂,儒释道精神的弘扬与发展,文化运动与思潮的出现都是中国城内时间轴上发生的历史符号,是中国城所带给华夏人民的烙印。

 



愚公移山是【长城】与【中国城】最早的设计构思与蓝图

长城作为世界最伟大的文明奇迹之一,是【中国城】最外在的表现,是【中国城】最直接的代名词。长城的修筑完成了最北面的防御,自秦修筑开始到如今,创造了一个如同愚公移山般的神话。“太行,王屋二山”,象征阻碍中华民族生成与发展的自然障碍与敌人;“北山愚公者,年且九十”,实乃中华民族祖先的代表;“投诸渤海之尾,隐土之北。”把土搬运到渤海之滨;把土垒积到青藏高原;成就了伟大的中国之城。中华民族祖先们以卓识的远见和超人的智慧开创了历史,后人们以“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坚实魄力成就了伟大的中国之城,正是中华民族子子孙孙的不断传承,才有了伟大的长城文明、中华民族文明,造就出中华民族世世代代生活的空间,向世界不断散播着中华文明的最初信仰。


【中国城】——中华民族自然与文化的生存空间

从山海关到山海关的长城跨度的伟大新发现,不仅仅是现实维度下的思考,更是从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文化与自然演变中发掘出的新结晶。品牌策划公司龙狮认为中国城是不可复制的世界奇迹,是不可泯灭的历史印记,中国城,是埋藏在神州大地里的骨骼,是支撑中华前行、飞跃的基石与能量来源。中国城不仅是一种实体的存在,更是自然与文化双重价值的集中体现空间,铸就了中华民族肉体与精神生存的双重空间,它应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所坚守的城池,是中华民族深处的自然与文化之根。

声明:部分文章源自龙狮品牌策划公司官网网络采集,如本站文章和转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尽快处理。